皮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8年冤狱男子相亲8次未果回乡祭祖收情书图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12:51:14 阅读: 来源:皮影厂家

18年冤狱男子相亲8次未果 回乡祭祖收情书(图)

原标题:18年冤狱男子相亲8次未果 回乡祭祖收情书(图)

王本余到乡下老家祭拜母亲

新闻回放

监狱度过18年 获150万赔偿

1996年,42岁的遂宁人王本余因“强奸杀人罪”被判处死缓,一蹲就是18年,直到2012年北京警方将真凶李彦明抓获。去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高院改判王本余强奸杀人罪名不成立。王本余因包庇李彦明,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当月王本余被释放,并获得了150万赔偿金(成都商报曾做报道)。

4月26日下午,“川版赵作海”王本余结束在内蒙古包头的事务,乘火车返回老家遂宁。在王本余家乡,他已成了名人,张罗着为他介绍女朋友的人络绎不绝。

回乡次日,王本余就独自一人到船山区新桥镇小坝村,与最中意相亲对象吴女士见面,不料却因为房子署名、家中经济谁掌管问题没有谈妥,令这次见面“遇冷”。就在他因为此事沮丧的时候,他却又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最期待的相亲泡汤

女方想在房产证上加名字,他不干

昨日,是王本余和老家新桥镇小坝村一相亲对象相约再次见面谈谈的日子。

上午10时许,在见面的路上,王本余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已见过的几个当中,她是我最中意的一个。如果她同意,我想马上和她把事(婚事)办了。”

这个对象姓吴,丧偶,今年48岁,是今年1月经人介绍认识的。王本余说,相处中,他觉得对方相貌、身体都不错,也没花过他一分钱,还会照顾人,他觉得很合意。

一个多小时后,王本余来到吴女士家中,吴女士的多名亲戚邻居也闻讯赶来。“我是个爽快人,目前在遂宁城头买了房,也觉得你很好,想跟你组个家庭一起过日子,你看怎么样?”见到吴女士及其女儿后,他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对方。

吴女士还未来得及开口,围观的亲戚邻居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在他们的口中,房子署名、家中经济大权谁掌管两个问题能否解决好,是女方是否同意的关键。吴女士的婶婶表示:“房子肯定要加上她的名字。”王本余没有吭声。

“你没有一点诚意,也不知道关心人。”在随后的交流中,吴女士也对王本余新购的房子只署了一人的名字表示不满。对此,王本余解释称,如果两人结婚了,写两人名字都可以,但还没结婚,肯定不行。

“我没那么物质,家里房子也有,儿女都已成家立业。”吴女士对王本余说,交往以来,她没用过他一分钱。在吴女士看来,她和王本余接触,一是觉得他比较老实,二是他目前有一定经济基础,但她觉得王本余现在没有一点诚意。“怎么才算有诚意?”在回答王本余的问题时,她说:“房子加上我的名字。”

交流了近一个小时后,王本余执意离开。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目前不同意在房产证上加女方名字,怕署了名字,以后就说不清楚了。“再等十多天嘛,如果她还是不愿意,那就算了。”王本余说。

去年7月被释放后,亲戚朋友先后已经给王本余介绍了8个女朋友。他说,要求掌握“经济大权”的,他都不会同意,“我现在只想找个伴,快快乐乐过后半生就可以了。”

最意外的惊喜来了

重庆女士来信想交往,他打算见一下

本来因为此次相亲遇冷,王本余的情绪有些沮丧,没想到在乡下老家祭奠母亲后,堂哥王本武拿了一封信交给了他。

这是一份来自深圳的信,王本余快速拆开信,大声念起信来,“王老弟,你身体还好吗?我是一个女人,给你写这封信的目的只有一个,想与你结百年好合,共度余生......”读到这里他声音变小了,语速变慢了,脸一下红了。“这是情书哦,还是不读了。”人群中有人说道。

写信的人是曹女士,1951年生,重庆市北碚区人,比王本余大三岁,与前夫离异已经20多年了,“如今女儿成家了,感觉心里孤独,所以还是应该找一个老头子好。”信中,曹女士称是在网上看到了王本余的报道,认为王本余受过磨难,经历了坎坷,应该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如果我们能够在一起走完下半辈子,我相信会很好的,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兄弟姐妹的祝福。”

在信中,曹女士还提供了电话号码和通信地址,同时还附上了一张寸照。看完信,王本余小心翼翼地将信折好放进信封,拿着照片仔细端详一番“长得乖倒是乖,就是有点远,重庆的。”一番话又逗乐了亲友们。

王本余说,自己“收到情书还是头一回。”高兴之余,王本余将信放进贴身的衣兜里,他思索着准备和曹女士联系一下,“好久到重庆去见一下,反正也不远。”

返乡生活

祭拜亡母 拥抱小时候种下的核桃树

昨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请王本余一起吃饭,让王本余点菜,他只点了一份素菜。

“北方的面食做得好,我在里面吃面食,就是吃不到四川菜。”席间,王本余介绍,“出来”后能吃家乡菜了,但自己却吃不下了。他每天自己煮饭,吃很少也很简单,一小碗饭就饱了,有时候一点泡菜就能当菜吃一顿饭。

吃完午饭后,他自己将所有的剩菜打包回家后,又将老板的餐具还了回来。还用纸擦拭掉盘子边沿的油污,他说,“不能浪费粮食,这些菜够我吃两天了。”

出狱后,王本余依然保持了监狱里的生活习惯,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每天6点多起床,6点半准时出门锻炼,锻炼完就去买菜。除了和家人呆着,剩下的时间王本余更喜欢看电视,或坐着发呆想事情。

吃完饭后,王本余买了苹果及鞭炮、香蜡纸钱等,朝乡下的老家走去。他打算去父母的坟前看看,和父母“说说话”,因为昨日是他母亲去世后的第一个生日。

在王本余心中,一直有个“疙瘩”—去年释放后,母亲在11天前去世,自己未能给母亲送终。而父亲早在2002年去世,和母亲一样,都是带着遗憾走的,没能等到他回来。

来到坟前,王本余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妈,今天是你生日,我来看你们了。”

“法院改判了,我没杀人,是被冤枉的,现在回来了,我会经常来看看你们。”蹲在父母的坟前,王本余点着香蜡纸钱,话语间,泪水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

在纸钱快燃尽时,王本余双膝着地,跪在地上朝着父母的墓碑,数次磕头。“爸妈,我走了,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坟头上的青烟还未散尽,王本余慢慢从山上往老家走。走到老屋面前,堂哥王本武连声招呼“弟娃,回来了哇,来屋里坐。”王本余答应了一声,看着老屋一棵高约30米的核桃树发起呆来,片刻,他朝着核桃树走了过去,深情地拥抱了一下它。“这是我10多岁时种下的,现在都抱不下了。”

随后,王本余小心翼翼地迈步走进老屋,摸着衣柜上锈迹斑斑的钥匙,王本余又陷入了短暂沉思:“离开太久,屋子里面很多都没有变,但是外面全变了。”

北京汽摩及配件

江西封蜡

西安工业卷帘门

石家庄彩钢防腐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