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影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任正非与数字时代思想家进行交流和谈话 并宣布华为减产2000亿人民币-电子发烧友网

发布时间:2022-04-25 14:37:28 阅读: 来源:皮影厂家
任正非与数字时代思想家进行交流和谈话 并宣布华为减产2000亿人民币-电子发烧友网 任正非与数字时代思想家进行交流和谈话 并宣布华为减产2000亿人民币-电子发烧友网

近日,任正非在深圳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进行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

在谈话中,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30年发展,没有离开世界先进公司的合作和帮助。只有全球化合作,才能让更多人享受到科技发展的成果。

任正非针对美国对华为做出的种种举措表示:“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供应,还禁止我们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不过他也认为,即使这样也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

任正非表示,我们先前没有意识到(情况)有这么严重。我们是做了一些准备,就像一架烂飞机一样,我们保护心脏,保护了油箱,没有保护其他的次要部件。所以未来两年公司会减产,我们估计会下降三百亿美金(约2000亿人民币)。

任正非说:华为在今年和明年,销售收入都会在一千亿美元左右。

但是任正非补充,直到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重新为人民为社会提供服务。因为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切换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

同时,任正非表示,我们将五年内投一千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7PR的标准。

任正非也表示,华为不会在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就得意忘形,“不会的,我们是跟社会开放共享的。我们认为就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以下是谈话的精华内容:

主持人:怎么跟美国企业打交道?目前有些企业已经不再为华为提供一些设备了,而且这些企业以前是和您签了合同的。您以后还要跟他们来往吗?

任正非:美国公司是富有道德良心的,他们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过去三十年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所以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我们发展到这个阶段也有一些准备,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的决心如此之大,而且打击的面如此之广。不能参与国际组织,不能和大学加强合作,我们不能使用有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我们甚至不能给美国有这些成分的网络连接接。

动态二维码海报
xt-indent: 2em;"> 就像一架飞机一样,我们保护心脏,保护了油箱,但没有保护其他的次要部件。所以我们未来两年公司肯定会减产,我们估计会下降三百亿美金,这样在今年和明年,销售收入都会在一千亿美元左右。但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的前进步伐,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重新为人民为社会提供服务。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切换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我们会变得更坚强。

我们以前不坚强的时候,我们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们更坚强以后为什么不跟美国公司合作呢?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要素,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但是也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使用美国的成分,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主持人:谁能够保证安全?谁才能够真正作为裁判来去判断一个系统是不是安全?

乔治·吉尔德:这是一个客观的问题,某一个电信的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测试,看看它是不是开放式的,它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最新的加密的技术的应用,还包括软件的签名技术,还包括能不能够从原生的角度说它就是安全的,没有办法得到篡改。

所有这些技术性的补救,对于不信任的补救,其实都会不断地出现。现在就是由于我们现在这种灾难性的网络安全而衍生出来的,我们现在用的就是不安全的网。就像是我们现在的财务的政策也是非常得可怕,而且也有一个非常糟糕的互联网安全的现状。我觉得华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也许华为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

主持人:华为到底有没有安全的问题?

任正非:我们首先把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要作为两个问题分离开来说。人类网络是不能出现故障的,这是个安全问题。

我们公司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包括银行,给每个人转账,所有的东西都是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这个网络是安全的。

把我们的终端比作水龙头,把我们的连接的网比成管道,里面流水还是流油不是管道公司的责任,是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的责任。

当然,我们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签订无后门协议,为什么没有签订呢?是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所有网络设备提供商都要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通过难度大。

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我们将来大气层的厚度是1000公里,信息云组成的云的厚度可能不只几千公里厚。信息云层的厚度比大气层还厚,这么厚的云层之中难免有错误。

但是不应该就错误处理错误,不能无缘无故对一个公司进行打击,要尊重一个法律国家的法律基准,不能没有审判就判决了。这样的话人类世界会越来越保守,不再开放了。

主持人:过去华为内部一直说要爱美国,现在还会说爱美国吗?

任正非:美国是一个先进的发达国家,如果美国出了一个小小的差错就记恨他,这样就没有进步了。

立体二维码海报
n="center">

此外,在交谈中,乔治·吉尔德也就美国政府要求禁售华为事件作出评论,他说到:“我认为,我要努力拯救美国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正在犯下严重的错误,那些愚蠢的针对华为的禁令、关税、限制措施正拖慢我们的脚步。同样,我也可以帮忙重建互联网架构,以解决糟糕的网络安全问题,这让每个人都很紧张,不敢相信别人,这确实是技术问题。并且华为可以解决这一问题,这并不是政治问题。”

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表示:“20年前我曾犯过一个错误。我以为互联网可以让人们更加互联,我以为什么国界、什么民族主义都将不复存在。看看20年后的今天,发生了什么呢?我看着周围,事情反而变得更糟了。”他还称,特朗普不认为各个国家可以共同发展,特朗普觉得美国正在培养竞争对手,“他认为那些我有你没有的东西,如果你拿走了我的东西,我就没有了。这种想法是过时又落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