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央妈的隐蔽行动

发布时间:2021-01-25 15:29:27 阅读: 来源:皮影厂家

中国“央妈”的隐蔽行动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可谓是玄奥语言大师。他曾开玩笑说:“假如你理解我说的话,那我一定失言了”。他至少肯开口,而中国央行甚至都不屑于公布这一行动。

众人说,孔乙己你怎么又放水了!孔乙己便涨红了脸,争辩道,“定向不能算放水……定向!……调结构的事,能算放水么!”  这则笑话形象了地形容了中国央行的做派。央妈沉默寡言的倾向使长期试图了解中国货币政策方向的人们感到困惑。并且出台货币政策也越来越隐蔽,让人摸不着头脑。

中国央行不是独立机构,但是自2002年周小川担任行长以来,央行获得了真正的影响力,坚定的追求着抑制与改革的双重目标。在过去四年里,中国人民银行(PBOC)对货币政策比较“谨慎”,据推测是不太松也不太紧的中立态度。事实上,中国央行一直在采取紧缩政策,为过热的房地产市场降温,为令人担忧的债务增长减速。与此同时,央行削弱了中央关于改革货币和利率制度的计划。  如今中国经济迎来了1990年以来走势最弱的一年,经济增长低于政府的预定目标7.5%;通胀率达到五年来最低水平,比预定目标3.5%低了两个百分点。中国央行面临降低利率的呼声持续高涨。 但经济顾问们担心这会发出错误信号:如果采取宽松政策,可能标志着抑制政策,甚至经济改革的终结。  中国央行正处于艰难境地。中国央行正在努力遏制影子银行系统猛增的债务,算是中国管理机构中最为勇敢的。中国央行担心降低利率会被视为政策上的彻底转变,标志着央行在管控借贷过度政策上发生倒退。因此,中国央行倾向于采取隐秘的宽松政策。  根据六月份国内媒体报道的小道消息:央行向国有的中国开发银行发放贷款一万亿人民币(1630美元)。有人将此比作中国式量化宽松(QE):央行实际上是在印刷钞票以促进增长。  后来在九月和十月,中国央行推出了“中期贷款便利”,通过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最终向市场注入了7695亿元人民币。传言持续了数周后,11月6日央行才证实了这一行动。至于先前的一万亿元贷款,央行最终承认采取了这一行动,但是拒绝透露发放的贷款数量,贷款利率,以及向哪家银行发放贷款。  如果真如报道的那样,那么两次注入的总资金量是十分巨大的,相当于美国实行了三个月最强劲的已结束的量化宽松计划,或相当于日本实行五个月的货币计划。  巴克莱银行最近对14家央行就信息沟通进行了排名,中国人民银行倒数第三,仅排在土耳其和俄罗斯之前。  中国央行对债务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中国整体经济的债务水平已达到GDP的250%,自2008年以来增长了100个百分点。如果是在别的国家,这样的增幅预示着金融危机,因此紧缩政策似乎合理。但工业企业贷款的实际利率已经超过8%,因为企业的商品销售价格出现了下滑。反过来,企业偿还债务的难度超过了预期。中国央行控制债务水平的更好办法是:一方面降低利率,另一方面执行资本规定,以防止银行狂发新增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故意使用复杂手段来放宽货币环境,实质上是为部分银行提供低廉的中期资金,别无其他,并将此手段作为第一道防线。  高盛中国区经济学家宋宇认为,中国宽松政策的传导方式将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形式相对于发达国家更为复杂且不透明。  宋宇表示,央行的货币政策参与决策的部门数量繁多。除了央行及财政部、其他政府部门也将起到重要作用,比如发改委、银监会、证监会、商务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土资源部、税务局等等。除了这些政府部门,还有众多国有企业(实体及金融部门)的配合也很重要。更多参与者意味着需要更多协调。在国家级部门里,发改委通常肩负改革的主要任务。不过也经常需要国务院的协调。  一个新政策出台时,投资者经常会对其产生疑问,比如国家要制定新的固定资产投资计划,那新计划和原来的5年计划相比,到底多了多少?事实上实际的投资量也不一定是按照原先的5年计划来的。一些基建项目原先计划6年完成,现在3年完成了,这将会在那一年的经济数据中产生重大的影响。但中国政府多会采用边走边调整的策略,这意味着你无法及时了解政策变化产生的影响程度。  同时宋宇表示中国人民银行的传导机制也与西方国家不同。西方国家的货币政策变化是通过影响融资成本及终端需求等方式完成对经济体的影响。在中国,这些渠道也能起作用,不过政府可以直接的影响提供给广义银行系统流动性数量的同时,还可以影响商业及政策性银行自有的流动性(通过窗口指导),并且还可以影响非金融公司的借贷及投资行为。  但是央行采用这样的货币政策也存在破坏性的。首先,中国央行提供流动性这种干预方法破坏了其自身的改革议程。中国央行没有让市场去进行资源配置,而是挑选让哪些银行成为宽松政策的受益者,并决定这些银行的放贷方向。例如,中国央行规定大笔的注入资金必须投向公用住房建设,这对于政府来说是值得称赞的目标,但对于央行来说却不是。  其次,中国央行不去解释正在采取的行为,这削弱了央行的有效性。宽松政策的目的不只是向经济注入资金,也是为了增强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央行详细阐述正在采取的行为和原因,有助于引导市场和减少不确定性。最近中国经济增长下滑,这表明中国央行在实现目标过程中显得吃力。  然而中国货币宽松的影响力表现平平,而且目前尚未波及到实体经济。短期利率已经出现下滑:市场紧密关注的银行同业拆息率今年下滑了近两个百分点,达到3.2%(如图),但银行向企业放贷的利率对经济增长更为重要,目前该利率仍维持在7%。  那接下来央行又会“偷偷”地出台哪些创新的货币政策呢?  “预计未来还有更多降息,”帮助管理大约1,250亿美元资产的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驻悉尼投资策略主管Shane Oliver表示。“中国的降息凸显出全球货币政策环境依然宽松,虽然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但日本、欧洲和中国接过来货币宽松政策的接力棒。”  据路透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经济学家也表示,中国央行应当在准备进一步降息,因为中国已经进入降息周期,降准也有可能。  中国是否降息,从一个人身上可以找到些线索。  在2013年,周小川本应该下台,他当时已经达到了法定退休年龄65岁。他的任职期被延长,这被视为他的改革议程得到了支持。但几个月前,北京有传闻说他可能被别人所取代。有人甚至表示,他在利率自由化方面推的太猛。  然而熟悉中国人民银行的人说,关于周小川即将退休的谈论已经销声匿迹。  自2002年以来,周小川主导了中国货币政策的两个紧缩周期和两个宽松周期,总计对一年期贷款利率调整22次,对一年期存款利率调整20次。  并且他在一旦开始调整基准利率,从未止步于一次行动。今年66岁的周小川一直比较保守。在最近一次利率宽松周期中,他在2012年6月和7月两次下调存贷款利率。而在2010年10月至2011年7月的紧缩周期中,他前后加息五次。所以他最近这次降息不太可能是一锤子买卖。  准确预测到中国央行本季度降息的巴克莱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常健,以及苏格兰皇家银行驻香港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高路易,均预计明年第一季度还会下调贷款利率。  美国银行驻香港的大中华经济学主管陆挺在一份报告中也表示,降息发出了明确信号,政府下定决心促进企业融资,同时他称,全面降准50个基点的可能性在升高。  另外,部分了解政策内情的人士表示,降息之举也受到本月20国集团(G20)峰会的影响,与会国家在会上誓言提振全球疲弱的经济成长。  过去两周内,全球三大主要央行因出手刺激经济而再一次站到全球市场的聚光灯下。尽管市场为此欢呼雀跃,但令人担忧的是,危机历时7年多后,事到如今全球经济复苏依然脆弱,仍在“拼妈”——不得不靠“央妈”出手相救,决策者们却还未找到解决经济复苏难题的正确答案。  上述这些货币政策措施一定程度上都是危机后美联储行动的缩影。然而,当中国、欧元区和日本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美联储自己却开始“回头是岸”。  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可谓是玄奥语言大师。他曾开玩笑说:“假如你理解我说的话,那我一定失言了”。格林斯潘先生至少肯开口,而中国人民银行甚至不屑于公布这一行动。

多种货币政策工具驰援流动性  针对本周不断升级的资金面紧张,央行终于打破了其一周来的沉默。昨日央行不仅通过微博喊话,同时晚间也出台重磅的降息举措,有助于稳定市场对流动性的预期。  周五下午三点半左右,央行通过其官方微博称,为市场资金面定了基调: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充裕,未来需要时将通过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及时提供流动性支持。  央行称,近日市场短期资金供求和货币市场利率有所波动,是受到多只新股即将密集发行等因素的影响。  除了隔空喊话,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也出台,尤其昨日晚间央行降息的实质性举措,令市场对后续货币政策的宽松预期加大。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昨日说,降息后,货币宽松空间被打开,未来继续降准降息没有任何心理上的包袱,再考虑到存贷比调整带来的缴准压力,预计下一次降准降息不会太远。  “降息有助于降低储蓄意愿,刺激贷款需求,提高货币乘数。”招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告诉记者,降息出台,有利于熨平年末的流动性压力,但流动性缓和的最根本动力还是金融机构对杠杆和错配的有效控制。  而实质性的资金也将注入市场。昨日央行突然公告,将于下周二开展国库现金定存招标,规模600亿,期限为3个月。  此举的背景是,在本周500亿国库定存到期的情况下,央行并未开展常规续作,仅周四将正回购缩量至100亿,单日的净回笼,导致了周四资金面的波动,银行间交易系统周四延时。  与此同时,昨日市场上传言,称央行已通过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向数家银行提供了总计500亿元的短期资金。  随后,昨日下午中国银行出面澄清,称近期该行没有融入资金,表示目前流动性充足,是货币市场的主要资金融出行,积极发挥市场稳定器作用,平抑货币市场利率波动。  无论是通过微博喊话,还是实质性的降息、国库现金定存投放和SLO传闻,都对稳定市场流动性预期起到了积极作用,令周五银行间市场资金面行情颇具戏剧性。  数据显示,昨日收盘,银行间市场资金价格多数上涨。其中涨幅最大的为1月回购利率,上涨了74个基点,跨月的14和21天回购利率分别上涨了70个基点和30个基点。  据某银行交易员透露,昨日早盘市场资金面较为紧张,即使有SLO传闻但下午开盘时依旧融资艰难,直到下午尾盘时分,资金面风向骤转。  “资金面尾盘情绪有所好转,资金骤然转向,大小机构频频融出资金。”该交易员认为,虽然下周新股申购即将开始,但资金紧张情绪将较本周大幅缓解。(上海证券报)

降息被指是中央对地方妥协 银行减少4000亿利息收入  11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十项举措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话音刚落,11月20日银监会就发文规定将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由审批制改为业务备案制,并透露“资产证券化备案制的规则修订稿已经初步完成。”  央行则于11月21日宣布降息,自2014年11月22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4个百分点至5.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75%。央行同时宣布,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1倍调整为1.2倍。  央行降息犹如一颗深水炸弹,引发市场种种反应。尽管之前一直有市场人士呼吁降息,但这次降息还是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央行明确表态,此次降息旨在有针对性地引导市场利率和社会融资成本下行,并称“此次利率调整仍属于中性操作,并不代表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但不少人士认为,实体经济融资环境的改善有赖于进一步宽松政策的出台,更重要的是,降息可以大大降低地方政府的偿债压力。  反哺实体多少?  央行的超预期降息举措,直接引爆了A股行情。11月24日,上证指数、深证成指均高开高走。在地产、券商股的引领下,上证指数盘中一度涨逾2%;深证成指涨势更甚,盘中涨幅最高达3.76%。当日收盘时,上证指数涨1.85%,深证成指涨2.95%。而11月25日,上证综指再涨1.37%,11月26日,上证综指逼近2600点。  中国央行的意外降息,也震动了全球市场,美欧股市、国际油价和黄金期价齐齐上涨,道指与标普500 指数再创新高。  但是就在一个月之前,作为货币政策的风向标,央行在此前《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并没有释放任何关于降息的信号。相反,央行还以大篇幅强调了过度“放水”的危害,并通过物价绝对水平不低和供给面变化驳斥了低通胀将触发全面宽松的观点。  “核心因素依然是顽固的实体融资成本。”一家国有大行人士告诉记者。而现实是,当央行在连续下调正回购利率和注入基础货币后,虽然9月贷款利率较8月下降,但是仍然高于二季度水平,且上浮比率上升至历史高位。  “货币传导机制受阻,降低融资成本的效果并不理想。”上述人士坦言。但关键在于,现实是否也像理论所分析的那样,降息到底能给实体经济带来多大的利好,能缓解实体经济多大的负担?  按照目前广义货币(M2)规模算一笔账的话,一年期贷款利率下调0.4个百分点,就是减少银行利息收入4000亿。反推,就是减轻企业和社会负担4000亿。但是,如果将账细分开来进行计算,落到实体经济的好处又有多少呢?  “此次非对称降息,实际上在收窄银行利差,可以理解为是引导银行将部分利润让渡给企业。”北京金融衍生品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赵庆明认为,目前银行的盈利水平大大高于大多数实体企业,为了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必须将银行业部分利润让渡给实体经济。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流动性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有所宽裕,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仍高。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基准利率的下调,尤其是贷款利率相对幅度稍大一点的下调,有助于推动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下降,这个是最为重要的目的,这样会减轻企业融资成本方面带来的压力。  “本次降息有显著的非对称性。存款利率没有多少变化,贷款基准利率却是超常规的下调。”MFI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江勋表示,这显然是要保证储户利益,试图让渡银行收益,反哺实体。但压缩银行利差,补贴实体,可能会进一步导致银行放贷积极性的抑制。“虽然试图挽救存款搬家,但是银行未必会将资金投向实体。”江勋坦言。  “这个效果很难说。”这是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记者问及降息效果时的回答。在她看来,此次降息是意料之外的。“此次降息时间点不见得特别好。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降息对市场信心的影响会特别大。”她表示,“整体上看,经济基本面不乐观的现象越来越多,对经济调整和政策落实非常不利。”  事实上,针对此次降息,央行有关负责人称,此次利率调整的重点就是要发挥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有针对性地引导市场利率和社会融资成本下行,促进实际利率逐步回归合理水平,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这一突出问题,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  缓解债务压力  但不能否认的是,降息可以降低存量贷款的利息负担,尤其是有助于缓解棘手的债务问题。  今年以来,我国财税体制改革稳步推进,今年8月份,全国人大通过新预算法修改,正式给予地方政府发债权限;10月,国务院又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政府实行不救助原则,并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  根据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将有5621.83亿城投债到期,上半年是还债高峰期,将有3160.55亿到期。其中3月、4月和5月将达到“洪峰”,到期债务分别是776.3亿元、841亿和636.1亿,占全年到期债务量的4成。  “由于地方融资平台巨大的债务还款压力,不排除有一些平台的资金链会断裂。”某地级市一家城投公司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此时央行降息无疑对他们来说,是个最好不过的消息。  实际上,实体企业真正的难题在于,亟须打破地方垄断,通过横向的跨区域的产业并购与整合,降低运营成本、提高效率。显然,本次降息缓解了地方产能的出清,固化了地方利益,对真正的实体企业来说,整合的门槛被人为抬高了,改革的难度和成本实际上是提高了。  “这进一步说明,本次降息很大程度上是中央对地方的一次妥协。”江勋认为,这也可以理解为,中央政府利用降息,短暂的帮助地方渡过难关,以为后续的财政收权、资本市场改革创造条件。  当然,金融机构可能不会乐见这种非对称降息,因为银行颇为看重的利差空间又被压缩了。所以,受访的多位业内分析师认为如此降息短期利空银行股 ,“不过我们也看到长期的好处,因为只有与企业共渡难关,银行才有长远的未来。”上述国有大行人士坦言。何况银行长久以来行业利润都偏高于实体经济,如今,银行适当让利为实体经济减压降负,其实也是它们承担社会责任的表现。  但一个现实是,降息虽然务实,但并不包治百病。实际上,要想解决实体经济之忧,要想迸发新鲜生命力,只能通过深化改革、强化创新解决,国务院近两年来推动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扶持创新、推动创业等举措已经逐渐生效,这些改革的红利正在等待春暖花开时。(华夏时报)

成都房子装修设计图

148平米装修效果图

御庭国际公寓装修

简约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