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刘纪鹏能把股价拉起来的措施才是接地气的措施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3:50 阅读: 来源:皮影厂家

刘纪鹏:能把股价拉起来的措施才是接地气的措施

5月28日消息,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在某颁奖典礼上发表“券商都去创新,主板谁来接手”的演讲。他表示,今天中国股市最缺的就是民意如何在9条、15条中得到体现。什么是接地气的措施?就是能把股价拉起来的措施。

以下为吴晓求发言实录:

主持人:谢谢吴晓求先生,刚才讲述了从乐观派到忧虑派的一个历程。接下来为您请到的是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刘纪鹏先生,为我们做主题为“券商都去创新,主板谁来接手”的演讲。

刘纪鹏:非常高兴接受邀请出席首届上市公司评选和金牌董秘的盛典。看到今天的氛围,还有这个颜色,这么多老朋友欢聚,理应是一个很喜庆的日子,但是我在邓庆旭和吴晓求两位发言中却真的没感受到这种喜庆,庆旭最引起会场骚动的一句话是“且行且珍惜”,我就在琢磨这句话,这句话好像是到医院里看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临走之前说“您一路走好,且行且珍惜”,所以我当时想要不然改改叫“痛并快乐着”,也觉得还不对,应该叫“乐却痛苦着”。再看看吴教授的发言就更让我喜庆不起来,这么一个20年前有朝气、满头乌发的青年才子,今天变得有点老态龙钟不说,还充满了抑郁。有人说这抑郁往往是八年忧郁就真得抑郁了,这年头得抑郁轻生的人不少,庆旭说中国股市已经让我们痛苦了七年,我真担心明年咱们第二届评选的时候吴教授是否还能到这儿来给大家致辞,因为八年他就会抑郁,抑郁就会想不开。怎么才能让大家都不这么抑郁,他说把他最严肃的课题得改一改,如何看待宏观经济股市,确实得改这个题,这会儿你还侃这个没用,大家都听这么多遍了,股市怎么都起不来,跟我们分析的道理都说了怎么就是不行呢。

所以还是得换点轻松的话题,我觉得我没他那么忧郁,我一开始定的题都是“创新都去创新,主板谁来坚守”。因为最近的会也比较多,而且是春风杨柳万千条,但是条条都不接主板,不接地气,股市还起不来。而且开了这几次会我越听,包括券商的创新大会,包括我们内部的一些期货市场,今天上海在开期货市场的研讨大会,大家好像为了逃避抑郁基本上都不提主板的事了,因为一提就抑郁。所以从券商的创新大会,我们感受到的是什么呢?感受到当今的中国在金融上是一个混业经营,三国演义,何为三国演义?银行、证券、保险,业务交叉,互相群雄争霸,在演绎着一场,有人讲说,混乱的现象,但我总是往好处想,也许大乱之后会有大治,混合经营是大趋势,这是一个大家都去创新的背景。另外,从股市上也是券商、基金、公募、私募群雄争利,进入了一个大的洗牌时期。

创新本身永远都是一个被人欣赏的词汇,要生存就要创新,可创新往哪里创呢?创新在什么背景下创呢?所以听完最近的券商创新大会,再加上跟券商的一些聊天,我的感觉特别的强烈,这就是非公开市场业务和私募的春天来了,但是主板、公募我们的上市公司的严冬何时才能度过?却没有任何期盼。所以我想今天我这样一个发言的第一个标题是说如何看待券商创新中的大船搁浅与舢板涛声。为什么这么讲呢?一年一度的这样的大会历应是中国重要的大会,当然今天安青松两届秘书长也在这儿,论年龄我比他大点,但论参与中国资本市场的资力他也是老资格的,我一直在他们那儿开会也期待着每年中国的上市公司大会也应该成为我们倾诉心声、反映民意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发挥重大作用的会议。当然今天大家齐聚一堂,我们要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今天也寄厚望于安会长,今后能更多的代表下边而不是上边来传达圣意,更多的要带领下边来反映民意。今天中国股市最缺的就是民意如何在9条、15条中得到体现接地气。什么是接地气的措施?就是能把股价拉起来的措施。所以这一点要坚定不移的阐述。

当然我本来刚才谈到对券商大船搁浅,因为不管是证监会的领导还是其他的领导都在谈非公开市场业务、场外业务以及私募,包括券商,领导倡导的私募发展方向归纳为六个字:

1月“私奔”,都去做另类创新、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动辄就ABS、ABN加上MBS,腰背就是私募权益,要么干脆就是债券、固定应收款、固定收益类产品。

2月“外逃”,在党直通的背景下,大家更渴望做境外业务,包括具体的利用上海自贸区,到境外融资做业务,QDII、QFII、沟通,并且在那个地方做私募的技巧看法。

3月“高攀”,券商的发言都是攀比,马上发展期货、期权、碳排放等金融衍生品,几乎就没有一个人谈现货、谈主板、谈公募,所以我下来就问黄东明等几位大会发言代表,我说我怎么觉得你们全都是在外边玩三板找“小三”,玩四板找“小四”、找“小五”,怎么就没有人跟你们的正品夫人主板市场玩呢?他们的回答,我意译过来就是,主板年老色衰,没法玩,不好玩,也不能跟他玩。还是在外边玩快乐,我说为什么呢?他说你看,我们主板自营不敢做,做了就套进去,你没听说吗,现在连开老鼠仓的都解不了套,这市场还能玩吗?我说你们还可以做经纪,股票经纪业务我们统计了一下普遍在30%左右,券商70%的业务都干什么呢?所以他们说感谢郭主席让我们券商创新。我说郭主席让你们创新是让你们喜新也没让你们厌旧啊,你们能不能喜新不厌旧啊?无语。

所以这两年大家看的创新已经尝到了跟“小三、小四、小五”到婚外情、婚外恋的甜头了,心收不回来了,一发不可收拾。当然我说你不管玩私募、玩信托、玩理财、玩影子银行还是银行的影子,他们认为这些都比主板的股票好,也不管是玩私募权益类还是固定收益类,ABS、ABN,也都比主板股票好玩,那个是都比沪深好玩。他们说这年代,中国沪深股市就逼着我们已经来到了出轨的年代,能出轨谁不出,岂有不出之理,再说了我们得生存。所以就引出了现在三板市场风生水起,领导都齐聚宣传三板。低门槛的优势,再加上交易方式的灵活多样,尤其是新三板以后有三种交易模式。我说协议模式就是四板、五板的玩法,四板是区域的,五板是券商的柜台,这都是线上、线下协议的。

8月份他们要开通做市商制度,年底还要开通集合竞价制度,有这个制度和交易有难起的吗,你说1千块钱一股,那能限制得住吗,500万那过一道水,如果股市好谁不能去啊,所以三板的做市商制度,我是说协议、集合竞价是腰挂两边,做市商坐中间,集合竞价开通是我们主板、中小板的做法,而做市商的业务将给券商开辟一个新的通道,所以券商的心现在没在他的结发夫妻上,都在“小三、小四、小五”那儿。所以我就在疑问,能否拜托你们喜新不厌旧,出奇不守正,俗话说要守正出奇,但是我们今天的券商我感觉是在气正奇,因此这种情况下,我之所以提出喜新可以,不要把主板忘了,现在一二三四五板市场,主板是我们的龙头、是我们的主战场。这个市场,今天在极为关键的中国经济、中国金融、中国股市正在面临重大考验的转折时期,他是一个龙头的战场,把这个战场振奋起来就能提振国人信心,当然这里边实现中国崛起。

所以我说,中国崛起,金融市场资本为先,而资本市场主板是龙头,无论是话语权还是定价权,都将体现在中国的主板市场上,而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要我们的主板市场能够振奋起来,他既可以提振国人信心,又可以化解金融危机,鼓舞国人,还可以扩大消费,增加融资、投资。我们今天在座的上市公司日子如此艰难,都在于这个市场八年沉寂,看不到希望。

事实上晓求刚才也说了,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和国际形势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总是把这些责任推到外边去,有没有道理?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还是经济是股市的晴雨表。其实从美国来看,美国经济两场危机为什么股市不起,股市不跌,今天又重新复苏再起,就是这个市场,他可能某种意义上就是起着提振美国经济信心,并且市场不倒资金就源源不断的主战场的作用。所以美国经济的复苏完全和这个市场在危机中没有体现为负能量的晴雨表密切相关。

我们今天的中国为什么就七年不起呢?国际机遇丧失不说,现在看来已经成了人们发牢骚负能量的产品。我们是缺钱吗?今天中国人,包括在座的人谁敢说我们今天缺钱,我们缺项目吗?我们缺市场吗?这个市场为什么不起?我觉得只能在我们现在的制度上去反思,这个市场是一个没有公平、缺少正义的市场,是人家不跟你玩的市场,是谁把这个市场糟蹋成这样。而且主要矛盾永远不去触及,所以我们的监管体制在某种意义上该反思了,该从公平和正义的角度来推出你的9条、15条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说中国的今天,只要股市起来翻一番,我们的市值从20万亿到40万亿,一切矛盾都化解,什么敏感年份、敏感月份,什么投资跟消费、直接融资跟间接融资,中国人有钱,只要你让我觉得到这个市场里来快乐,而不是痛苦,只要我到这里边能够有财富效益,我能得到我应该得的一部分,哪怕我赔钱,他只要公平,可是今天这些中国市场,恰恰是全世界市场里边最缺乏的,所以这才是他抓不住时机崛起不起来的关键所在。

而且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看不到希望,连吴教授都要得忧郁之后的抑郁,再看我们的券商和基金,你看看基金有信心吗?大家说为什么忽沪市跌到这样的程度,深市也是,他玩得起沪深股市的大盘吗,守得住吗,不玩小的,玩谁啊,玩那只能控制得住价格,能给基民交待,可是这正常吗,60倍、50倍的市盈率。这个畸形的市场是什么造成的,制度者该反思了。所以基金没信心,现在券商又都喜新厌旧,我们何以振兴呢?长此以往岂不是令人忧哉、哀哉嘛,所以多年来我对股市垄断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直深恶痛绝。所以20年前我参与设计深沪股市的新三板、老三板,但是那个会儿的时候可能领导人对资本市场体系连现在的1/100也没有,认为他是扰乱金融次序都换掉了。当然这些是对发展资本市场体系的理论的评说,今天离这个话题过于遥远,但是我确实,但我在批判深沪股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候,今天我有一种强烈的隐忧,这种隐忧甚至强过吴晓求,因为我觉得主板不能这样,就没人坚守了。今天我也得为他们说句话了,虽然多元化,但是要分清主次,券商要守正出奇,喜新可以别厌旧,今后我们靠金融、靠资本市场占有话语权就是主战场,我特别恳请他们,创新主板不能丢,主板基金还有券商要振作起来,你们是这个市场上最重要的两只,如果你们这样悲观失落,我们的上市公司又何谈希望呢,当然我说的这里边我还没有忘了今天的主题是上市公司的评比,能跟上市公司的金牌董秘、优秀公司说些什么呢。

所以我最后一部分是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咱们怎么办,都说谋事在人城市在天,可是这个天不给劲,你们融资配股道不了,没有上市公司的持续,2500家上市公司何去何从,所以我说学者就是忧郁忧郁,其实你们跟可怜,何去何从,无所依托,变成股市悲惨世界仅次于股民的法人。

所以现在虽然你们有私募,还有优先股,但行家都知道,这都是治标不治本,因此这种情况下,你们玩不出私奔,还得是主板,也很难去外逃,但是我倒是觉得你们可以下嫁,什么叫下嫁呢?我也给你们出两家招实的。其实在上市公司大家都知道,产品经营和资本运作,资本运作的最高境界在今天这个资本市场环境里是母子公司双重上市,一个上市资本放大,不管玩什么经营都得靠资本,但是如果你是上市公司,你的长期投资也是上市公司,可能像这个话筒一样,在那个扬声器那又接了一个话筒,双重上市是资本大亨们才玩的运作手法。今天我们能不能做呢?我说一是下嫁,就应该是关注点三板,那里边现在一眨眼的工夫已经770多家挂钩了,一旦到了8月份做市商、年底集合竞价之后,那里边不会像现在这么沉寂,在哪里去发现好的题材,子公司走后购并重组他们,他们今后在那上市、你在主板上市,老子老了,免得人家说你年老色衰,我们新的一代还能繁衍出来。当然我的这个做法也不能所有人都去玩,金融这个东西大家都去玩就没法玩了,永远是少部分人的游戏,大多数人还得靠真才实学,利用这个时机苦练内功,守住主营,我想中国的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坏到极处就否极泰来了。

所以到底谁最后熬不出来,先来直视中国股市这么多的矛盾,我想这一天不会太远了,因为这个市场已经没有下跌的余地了,到那会儿社会的承受力是有限的,当然这一点我也特别想说的是,今天最高受教育的不是投资者教育,而是发行者教育。我在券商创新大会上也是这么讲,就应该教育你们,一方面你们要创新要建立在守正出奇上,喜新不厌旧,要有良好的道德观、婚姻观,这个市场给了你们这么多优惠,这些垄断的特权,把你们培养到今天,你们今天说不玩就不玩了,这和潘仁美有什么差别,所以要骄傲。当然这个股市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跟林义相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我说要大力开展发行者教育,我说这句话说的很对,林义相说不对,他说你还得开展监管者教育。我说这话我也说过,我不仅说了今天要开展发行者教育,开展监管者教育,我还说过要开展决策者教育,但是这个话券商或者媒体,你说时候他们怎么说,您放心,大胆的说,但是我真说出来他们真不敢登,但是不敢登我教你一招,你别说今天刘纪鹏说要开展监管者、决策者教育,你就写要大力开展教育者教育,他们就抓不着你们毛病了。

ib课程是什么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

alevel心理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