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毅中开始铁腕整肃官员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27:02 阅读: 来源:皮影厂家

李毅中开始铁腕整肃官员

一份各地煤老板举报“官讨”的材料,从国务院几经领导批阅又转到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安监总局)纪检组组长赵岸青的案头。

这份材料描述的是由于煤炭经济的好转和煤价的持续上涨,使一些地区的煤矿成为某些地方政府部门和官员的“钱柜”。2月27日,在国家安监总局召开的全系统廉政建设工作会上,赵岸青对这种“官讨”现象愤怒地说:“有时不是人家勾结我们,而是我们主动勾结人家”。

本报获悉,2006 年,国家安监总局将对包括“官讨”在内的,安监、煤监系统执法人员违法违纪行为进行全面整肃。对于那些违规者,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说:“决不姑息迁就。”

“官讨”现象渐起

“现在煤矿成了唐僧肉”,山西某地一位矿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位矿主说,他们区里某部门规定矿上的炸药库要安装避雷针。他们就买了一根,可对方说买一根不够,要三根。弄得他们没办法,只好买了三根。

通过各地煤老板的举报材料,我们可以看到“官讨”的众生相。

一个矿主曾经做过统计,当地一共有30多个部门,曾先后到过这个矿上进行“指导”,而每次他们都不会白来。当地流传一句顺口溜:“领导一到就炒菜、吃的不够再摊派”。

某市一位区副局长到矿上进行检查,刚到矿上,矿长就递给他一个装了3000元的红包。区长不解其意,矿主说,不就是来要钱的吗?你已经是今天的第四批了!

某地公安部门通知煤矿要买狼狗,一条3万元,如不买后果将自负。一个矿上被要求对放炮工进行安全培训,一个放炮工,先后经过了当地安监、劳动、公安三个部门的培训,三次培训的教材、内容、老师都一样,不同的是三个部门收不同的钱、盖不同的章、发不同的证。一时,一些地区的矿主和执法人员就像老鼠和猫一样来回捉迷藏。

一位矿主对记者说,现在媒体把煤老板吹得太厉害了,以为我们多有钱。有的人是有钱,但没那么邪乎。很多煤老板吹嘘有钱,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显示实力、便于招商引资,可结果是他们被很多部门“盯”上了。

一个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山西某地的一位煤老板为了逃避“官讨”,专门备了5个手机号,不同的号有不同的用途,他常年住在太原、北京等地,进行遥控指挥,虽然有钱却活得很辛苦。

关矿进度缓慢的背后

李毅中又发火了,这位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啪啪”地拍着桌子,“为什么这样的矿,还给发证,你们不关掉?”

“啪啪”声被扬声器放大,本来就严肃的会场,气氛变得更加凝重。

2月25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大园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18人遇难。

事故发生后,温家宝总理对这起事故做出了批示。这是不到一周之内,总理对于矿难事故的第二次批示。

湖南大园煤矿2005年7月就发现有问题,但今年2月14日却通过了验收,10天后就出事了。

大园矿原为国有地方矿,2002年改制为股份制民营企业,设计年生产能力为3万吨。该矿1968年和2001年先后发生过两次事故,死亡31人、17人。2月25日,又发生了第三次。三次事故,66人遇难。

2005年4月和7月,湖南煤矿监察局娄底分局对该矿两次重点监察,曾发现安全隐患19处,当时娄底分局对该矿进行了经济处罚并责令该矿限期整改。2006年2月14日,该矿通过了隆回县煤炭局的复产验收,并批准恢复生产。

本报记者在国家安监总局得到的最新消息是,该矿在出事前并没有瓦斯抽放记录,井下通风系统等都不健全。

在2月27日的全国安全监管和煤矿安全监察系统党风廉正建设工作会议上,李毅中因为这次矿难,又发了脾气、拍了桌子,并坚定地说:“这次事故肯定是责任事故”,要严肃追究。

大园矿是否存在腐败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在娄底煤监系统内,最近发生的一件“丑闻”,从中可以隐约看到“官讨”的影子。在2月27日的会议上,赵岸青通报说,湖南煤矿监察局娄底分局一名监察员,多次在宾馆赌博,输掉现金31.3万元。事后经过了解,赌资来源是他利用职权向小矿主借款,数额高达41万元。

更令国家安监总局不能满意的是,湖南关闭非法和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煤矿的进度不尽理想。此前,国家安监总局在三个月内先后由李毅中、王树鹤、孙华山三位领导分别带队,三下湖南进行督促。但截至2006年1月5日,湖南上报应关闭矿井400个,实际关闭56个,全国倒数第一。

大会组织者原计划让湖南煤监局2月28日在会上做先进工作经验交流,被临时取消。记者在湖南交流材料中看到,监督发证质量被湖南看作经验之一,材料称:“从去年11月底,省局组织了四次发证现场核查……到目前为止,全省发证4957个,没有发现违法违纪问题。”

针对湖南等省关闭整顿工作的不力局面,国家安监总局决定在两会期间,再派出督察组到各地检查,检查的重点是各地煤矿安全措施是否到位、上报关闭的5300个煤矿是否彻底关闭、整合煤矿是否违规、是否超能力生产等五方面内容。

某地煤矿监察分局负责人告诉记者,关闭进度完全由当地政府掌握。他说,关闭矿井中的很多因素,都在制约着当地政府的积极性。

2月28日,湖南省召开了煤矿整顿关闭工作会议,湖南省副省长许云昭要求,全省在3月底以前,必须按照国务院的规定,保证将这400个煤矿全部关闭。

事故背后的五种腐败

在国家安监总局2月28日会议召开当天,新疆自治区政府宣布,给予阜康“7·11”矿难事故的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在阜康“7·11”事故中,原阜康市副市长刘小龙,被查出受贿和收受礼金13万元、并以他人名义购买卡车运煤获利约16万元;原阜康市经贸委主任罗金荣受贿2万元;此外,调查发现刘小龙及哈密煤业集团董事长李春生等42名处级以上干部,违规在神龙煤矿入股。

“现在,超过10人以上的特大事故,很多都能查出腐败问题。为什么地方政府查不出来,而国家总局能查出来?地方政府在这方面还存在漏洞。”西北某地煤监局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把煤矿事故背后的腐败现象,概括为五种表现形式,即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负责人违反规定在煤矿入股、牟取非法利益;政府官员公开办煤矿或庇护亲属违法办矿;政府官员在申办各种证照中违规滥用审批权、收受矿主贿赂;纵容、包庇煤矿违法违规行为;事故发生后逃避责任追究甚至参与隐瞒。

广东梅州“8.7”事故中被逮捕的胡建昌属于第三种。经查,广东省安监局原副局长胡建昌,违规批准为大兴矿发放安全生产许可证,受贿超过10万元。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胡为部队转业干部,一直工作很努力,马上就要退休了,退休后他的退休金将达到每月6000元。这位知情人事说,与胡一起被逮捕的还有该局某处的几名干部,这个处几乎全军覆没。而广东省原来曾设想,在这个处班底的基础上,成立煤监局。

2005年11月22日,广东煤监局还是挂牌了,编制15人,该局的一位领导是从省政府调过来的。该领导有些无奈地说,现在缺人,尤其是懂煤矿、能下井的人。

拿自己开刀反腐

针对系统内一些执法不力现象,李毅中在2月27日的会上坦陈,个别地区个别单位的“一把手”没带好头,管不住自己。李毅中特别强调,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十分重要,甚至说有什么样的“一把手”,就有什么样的队伍。某些个别地区的主要领导拿了人家的好处,其中层干部也跟着拿,“这样搞,怎么能不影响执法机关的权威,怎么能不影响执法的严格和公正?”

为此,李毅中要求,各地安监、煤监的“一把手”一定要严于律己,带好自己的队伍,廉洁执法。

27日到28日的大会,国家安监总局在京的所有主要领导几乎都参加了会议。一位参会代表说,我在煤炭系统搞了21年纪检工作了,印象最深、震动最大就是这次。

国家安监总局纪检组组长赵岸青要求,系统内执法人员要廉洁执法、负得起责任,因为安全执法不能出事,也出不起事,执法好坏可能决定人的生死。不过赵岸青认为,系统内绝大多数执法人员还是经受住了诱惑。据统计,2005年,全国煤矿安全监察系统执法人员共拒收现金550多万元,上交礼金近100万元,均比上年大幅增加。

记者获悉,今年安全监管、煤矿安全监察中的权钱交易行为,将成为安监总局查处的重点。李毅中表示,对于在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等发放中搞权钱交易,滥用职权发证的,要抓住不放,严肃追究。对那些在整顿关闭非法煤矿和煤矿生产经营工作中,公开或暗中支持庇护非法行为的执法人员,一经发现,将遭到严惩。

同时,李毅中透露,今年上半年各级纪检监察部门还将会同有关部门,对近三年来事故责任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落实情况开展一次专项督查,到合适的时机,向社会澄清。

“过去查别人,现在还要查自己了!”一位参会的纪检干部不无感慨地对记者说。